王世利 :取华夏之魂 聚峥嵘之气
分类:名家授课



  王世利:生于辽宁 辽阳,学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中国美协首届山水画高研班,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人民大学特聘教授,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北京市石景山区政协委员,中国山水画研究院研究员。中外文化艺术交流促进会理事,中国诗书画联谊会理事。

  自然,永远是艺术家讴歌的主题。它永恒而多变的生命体征,给艺术家提供了无尽的创作源泉。崇尚写实的我,几乎一刻也离不开自然,到大自然中去写生,寻找震撼自己心灵、契合自己趣味的景观,是我始终的追求。

  那一年去山西临汾写生,我爱上了壶口。那波浪滔天、一泻千里的气势,那雷霆万钧、所向披靡的气魄,仿佛中华民族浩浩荡荡五千年的脚步,一下子走进了我的心里。此后,我一年四季都要去壶口写生考察,感受它在春、夏、秋、冬里的不同变化,细心观察瀑布般的河水自天而降时,那动态的湍流所形成的肌理。时间久了,画壶口便有了一些心得。

  九曲黄河,从源头巴颜喀拉山一路走来,蓄千里之势,聚万均之力,穿峡破谷,浩浩荡荡,到了壶口,河床由四五百米宽骤然收缩为四五十米,倾泻而下,形成了“悬流千丈、雷奔电掣”的奇观——黄色大瀑布。因其形如巨壶倾汤,故曰“壶口”。

  虽然黄河一年四季水色不同,但因为含沙量极高,在黄河是永远见不到“春来江水绿如蓝”的。在泥沙的作用下,它的水呈浓烈的赭黄色,像石油,像咖啡……

  但是在不同的季节、不同的时间,壶口的水会呈现不同的水流变幻。它独特的地形地貌形成了水的千姿百态,摄人魂魄,蔚为壮观。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摇篮,华夏文明的发祥地,而壶口则被国人誉为“黄河之心,民族之魂”。其深厚的人文内涵与壮观姿态融为一体,使我的画笔再也不能离去,壶口成了我一心要攻克的绘画主题。为了塑造黄河雄风,我倾注了十余年的精力与热情。记不清多少寒暑流连于黄河壶口,观其形、闻其声、赏其势,只见滚滚黄河倒悬倾注,“声若雷滚撼天地,势如江翻腾蛟龙”。每一次与之对语,都是一种震撼,一种洗礼,胸中浩荡之思、奇逸之趣油然而生。

  随着不断的探索与尝试,我画壶口有了自己的角度。黄河水那磅礴翻滚的气势,如今在我的笔下有了独到的表现。为了“得其形而贯其气”,我研习了多种表现手法,用传统的笔法塑造历尽沧桑的岩石,力求墨色厚重;为了忠实地描绘泥沙俱下的黄河,我采用大量的赭黄类颜料画河水,这种颜色看上去充满“火气”,但它准确而贴切地表现出咆哮感,呈现了一种真实而略带扭曲的美;我精心调整岩石之间的关系,前后、聚散、大小,突出险、奇、正等地貌特征,调动干、湿、浓、淡,以色度变化完成水色交融、水势千变万化的韵律,把握水的动感和质感,让岩石与水产生刚柔对比。从审美角度,它有一种夸张的真实,但正好印证了“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这一真理。

  作为一名画家,对自然的思考,应该是超越自然本身而触及文化观照的。在我的作品中,自然的景象也该是与生命的意义紧密相连的,该是当代人文化情怀的折射,也是画家对生命的体验和感受。我试图把这样的人文关怀与对黄河壶口的描绘结合起来,力求在形式、符号中注入自己的文化思考与血脉情怀。

  如果说奔腾的黄河壶口正契合了我内心深处对中华文明的颂扬之情,是激昂的乐章;那么,山林景象则我的另一种向往——内心深处对和谐宁静的期盼,是舒缓的乐章。

  山林是我着力刻画的又一个题材。它们与黄河作品完全不同,没有了咆哮与奔腾,画面温润丰茂,手法细致工整,格调舒展轻松,追求的是闲雅馨逸的气象。

  在这类作品中,我使用了类似小写意的方法,运用双勾,充分发挥线条造型的力量,在景物的深层次上找到既丰富又概括的技法,求得画面充盈、立体。这类作品在染色上多采用清润色调,青与绿在墨色中得到调和,或青霭袅袅、碧峰隐隐,或天朗气清、林木葱茏,或新雨初霁、丹枫如画,或奇峰环秀、晓翠依稀,有流云、飞瀑、羊群点缀其间,流溢着生命的节律和大自然的活力。

  我崇尚传统,曾全身心与古代圣贤对话,同时立足现代,向内心挖掘对生活与艺术的感悟。每当看到古人的杰作,我会顶礼膜拜,日夜揣摩;看到当代大家的力作,我也敬佩至极,尽心体悟。我倾心范宽、王蒙、石涛,更爱傅抱石、李可染。他们的山水画从气势到用笔、用墨都可谓独树一帜,自由洒脱,让人身临其境,感受非凡。在继承传统的道路上我博采众家,试着把一些精华融入到我的创作之中,如我早期作品“太行山”系列,层峦叠嶂骨体坚实,山石纹理运用了金钩铁线的笔法,吸收了宋人的小斧劈皴。勾勒出山势结构关系后,石面则融合了西画光影、明暗技法,这样石块的肌理就更加丰富了,从整体效果上突出了太行山的浑朴雄壮,厚重庄严。


(记者:裴俊)
上一篇:葛涛谈沃兴华先生字画鉴赏
下一篇:晁谷画狗技法应用于全国中小学美术教材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