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国良:论速写在写实人物画中的重要性
分类:学术论文

 

在写实人物画的创作中,速写是最重要的基本功,也是解决造型问题的主要手段,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变革,很多学生和画家对速写的认识产生了偏差,甚至忽略了速写的重要性,出现了笔墨与造型方面的各种问题,最终导致了写实人物画的停滞与衰退。

 

 

若从现代写生画史上看,每一位著名的画家像蒋兆和、周思聪、刘文西等大家,都是速写的高手,正因为他们掌握了扎实的速写功夫,才促进了笔墨与造型的完美结合。因此在我看来,没有速写基础是难以画好写实人物画的。

 

 

速写是素描的浓缩  速写究竟是什么概念呢?我认为速写不只是单纯地快画,而是素描的浓缩,里面涵盖了全部素描的诸多因素。有些学生对速写怎么画、怎么操作,画速写的目的是什么等非常模糊。

 

 

其实,速写主要是解决造型的问题,因物象本身有它的属性如结构、透视、解剖素描三要素,只有认清之后才能决定用什么方法去画。比如光影素描方法,主要源于俄罗斯素描,在建国初期传入中国,是全因素的素描,包括光影、用光影塑造立体、反光投影、三面五调等。

 

 

只不过这种素描实际上是照抄物体,可以画的很立体,但还不能体现素描的本质。学院里学生用的素描体系常常忽略了结构、透视、解剖素描三要素,使作品没有了骨架而变成一具无法支撑的空壳。

 

 

西方素描与徐蒋体系的链接         

 

在引进西方造型之前,徐悲鸿学习的是法国的安格尔体系,用的三维立体用线方式、焦点透视,它可以和中国传统用线结合起来。传统绘画的线是一维的、散点的、平面的,程式化的,不是立体的,光影素描和传统用线无法链接,只能用速写的方法解决问题。只有徐悲鸿从安格尔体系所学的三维立体素描,才能和中国传统笔墨结合起来。同时,黄胄先生受安格尔体系中的一支——门采尔的影响,将线面适度地结合起来,激情中蕴含着一定的书写性。虽然黄胄先生没有学院背景,但他的速写与徐蒋体系是一脉相承的,可以直接链接到徐蒋体系当中。黄胄先生的速写与中国传统笔墨相结合,开辟了一个新的领域,为写实人物画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并由此形成徐、蒋、黄三足鼎立的局面。

 

 

美院速写的现状和问题        

  

现在美院的学生画速写画不到点上,主要是认识、教学、方法等方面都有问题。现在有些画家过度依赖于摄影、录像,不注意基本功的训练,以至于写实人物画不再像当年周思聪、卢沉那样既有笔墨又有造型,形成两者结合的新样式。现在就是照片加上现代水墨实验,想怎么画就怎么画,完全是表达自己的感受,和那时的手法、想法、规律完全是两回事。其实现在画速写仍然非常重要,只有先解决好造型的问题,才能产生整体的审美效果。还有的学生经常把写生和速写混淆起来,其实它们是一回事,又不是一回事。它们的共同点都是用铅笔、毛笔记录生活和自己的感受,但写生是画生活、生命和生活现象,无论熟悉不熟悉,都要通过写生的形式记录下来。而速写是一种手段,用手段去表现所要达到的目的。

 

 

我认为写生是要求,速写是手段,它们既矛盾又不矛盾,必须要认识清楚,理解透彻。而且写生不是单纯记录下来就行了,要在生活中寻找和感悟,这和自己的悟性有关,与灵性、知识积累、文化修养有关。因此不能盲目地去写生,要有感而发,随时播下生活的种子,让它孕育发芽、开花结果。我提倡画家要到一个地区长时间地了解、观察,搜集的素材越丰富越好,越细致越好。我反对成群结队地集体去写生,那样没有什么效果。也不要照抄生活,那完全是作秀。 

 

      

现在有很多画家凭借喷绘等手段绘画,还有更多画家依赖手机照片画,这是令人担忧的一种现象。因为这样做不会使人具有真正的造型能力,也不能理解把握内心的感受,并用恰当的方式表现出来,只是照抄老师或固定的样式。我不赞同这种作法,希望能够恢复老美院的传统,拿着速写本、写生夹到生活中,找到熟悉的生活中的那个点扎下去。而在校的学生更应该踏实地学习方法,把笔墨和造型很好地结合起来。

 

 

速写与写实人物画创作        

 

一般来说,好的速写可以提高画家的造型能力,早些时候画一个人的速写,主要是解决形态、动态、结构、韵味等问题,而多人在同一画面时,就要进行组合练习和构图练习,这才是创作的开始。如果把这种带构图的速写命名,就成了艺术品。有些大师的速写本身具有艺术价值,有多种艺术功能和很强的书写性,包涵了许多文化信息、记录了当时的感觉和感受,记录得很生动,瞬间的感受也很鲜活,完全可以作为单独的作品来欣赏。但速写本身不应该作为艺术品去画,因为它只是基本功的训练,与成熟的艺术品还有一定的距离。      

 

 

在几十年的艺术生涯中,黄胄先生和周思聪老师对我的创作影响很大,在作品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郎绍君先生说,我把黄胄学院化了,把学院黄胄化了。这样的评价很中肯,因为学院派的画风有些呆板,引进了黄胄以后,就会在融合中显得更加鲜活自如,而黄胄也因和徐蒋体系的链接,趋向完善成熟的境界。无论怎样,速写是这一切的开始,同时还要有激情,还要学习借鉴,最终才能实现两者的高度统一。同时,我认为写实人物本身就具有现实主义、批判现实主义的审美特征,所以它和作品的现代性是不矛盾的,反而更适合体现当代人的现实生活,具有强烈的时代感。况且写实人物在手法上是多元化的,有一定的包容性,既传承了传统笔墨的核心精神,也吸收了当代水墨的审美元素,整体上呈现出集大成的艺术特点。

 

 

总的来说,写实人物是东方和西方的混血儿,有着强大的生命力,在中国画坛曾经辉煌了几十年,有效地推动了中国人物画的发展与演进。尽管在当今画坛写实人物的耀眼光环已经褪去,也不再占有画坛主流地位,但是我相信未来或许还会出现一个新的高峰。如今貌似萧条和沉寂都只是暂时的,现在的沉潜是为以后再度的崛起作准备。

(记者:-1)
上一篇:卢禹舜笔下的“一带一路”——品读艺术界“大咖”们的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