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海——燕山脚下答客问
分类:新闻资讯

 

    初中海,字抱道,号一道、道公、予虹,斋号一道堂、弘堂、海墨斋等。1955年1月5日生于山东。黄宾虹艺术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北京一道中海书画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人民大学特聘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初中海山水书法工作室导师。
    理论研究出版:安徽美术出版社《一道论画》,光明日报出版社《一道论焦墨》《一道论焦墨要旨论略》《一道焦墨画语》,安徽美术出版社《大道.大雅.黄宾虹·宾虹之黑与新安之辣》,中国书店出版《一道论道初中海教学论稿》,光明日报出版社《国之焦墨》,中国书店出版《海上虹影·黄宾虹上海三十年艺术活动之雪泥鸿爪》。

 

初中海焦墨山水作品

 

    客问:您的山水画清雅醇厚,蕴涵有深厚的传统文化。在当今艺术资本、市场、媒体潮涌环境下,您怎样评价自己的绘画创作?


    初中海:我认为,就中国画而言,它是一个需要经过长期磨练,厚积薄发的艺术门类,中国画的成就绝对不可能一蹴而就,倒像是一个真火炼丹的过程。资本、市场和媒体尽管可以在相当的程度上影响或引导着艺术走向,但是最终的话语权还是由画家的作品来决定。作为一个真正的画家,什么环境下都应该有一种自然平和的心态。从我个人来讲,经历曲折,尝尽人世间的冷暖炎凉。值得以庆幸的是,我自幼喜爱书法、绘画,长期与笔墨纸砚相伴,它不仅给我带来愉悦,同时也消融了人生路上诸多的风风雨雨。我的书法由唐楷晋行到汉隶魏碑,再到唐宋明人的草书,尤其喜爱草书;我的画则是从宋元入手,到明清以及近现代黄宾虹等几位我心仪的大家,一步步走过来的。同时,我也是“好山水、爱远游”,“每游山水,往辄忘归”。与大自然为友,对话自然,感悟自然,依恋自然,“以写我心”的“取象立意”来追求个性化的“心象”与自然的契合,从而赋予笔下的山水一种独特的感受,来表达一种精神,一种格调,一种意境,一种气象,一种风骨,折射出中国绘画精神本质。静水流深,我对自己的绘画创作很有信心。

 

初中海焦墨山水作品

 

    客问:你认为汲取中国传统文化对绘画创作是否有益?


    初中海:在我的眼里,根本就没有单纯的画家、书法家,只有艺术家。艺术家必须具备综合性全方位的知识,离不开五千年传统文化的涵养,就单纯的书法、绘画而论,相对我国古代儒、道、法、佛诸家皆言的“道”来讲,书与画只是一种“雕虫小技”,一种体道悟道的“工具”。中国古代孔子在《论语》中说:“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视人品、学问、修养、胸襟为书画的根基,南朝宗炳《画山水序》中曾言:“于是闲君理气,拂觞鸣琴,披图幽对,坐究四荒,”讲的是把古贤者思想反映到山水之中。近代美术史上的赵、齐、黄、潘四家,做人做学问都很到家,具备深厚的传统文化知识,国学造诣尤深,书画方面都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从我个人来讲,比较喜欢文史,爱好佛道,深夜静室之中,一本书,一杯清茶,和古时圣贤名僧高士晤对交谈,也算是人生的一大乐事。有时候兴趣来时也写写诗填填词,抒发一下自己的人生感悟,正是古人所说避谷就雅的意思。而作品中所呈现出来的精神、境界、气象、格调都是从此间流露于笔端的。

 

初中海焦墨山水作品

 

    客问:您认为面对真山真水的写生对自己的山水创作很重要?


    初中海:当然。但是首先要申明一点,传统中国画之写生绝非等同于用准确的造型去具体地描摹对象之写生。中国画创作是“以形写神”(顾恺之语)为创作准则,写生中主要讲究“目侧心记”(荆浩语),强调写心,追求“心象”的表达是要依附在大自然这个载体之上,所以,我们又必须体察自然。“师古人,师造化”(张璪语);“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董其昌语)。实际上,古人与造化,万卷书与万里路,对于每位画家来讲,如同鸟儿的一对翅膀、车的两个轮子一样,缺一不可。每一位画家的成长都离不开传统与生活(自然)的滋养。学习传统,使我的作品呈现出一种具有古意属性的文化感;师法造化,又能够让我的笔墨真正鲜活起来,充分表现自己胸中丘壑,使之映射出“唯我”的个性特征。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笔墨不仅仅是古老的程式和一种技巧,因为笔墨的与时俱进又能得到新的生命力。比如说,在我的笔墨语言里有一个名词叫“梯田皴”,就是在京郊太行写生中产生的一种皴法,古人那里没有,当代也未曾见过,但当我面对真山真水时,发现身心完全处于一种非常奇妙的状态,任凭心灵指挥着手中的笔,于有意无意之间,笔笔相连,笔笔生发,从而让自己心中的丘壑灵动起来、鲜活起来,摆在面前,真是快莫大焉啊!

 

初中海焦墨山水作品

 

    客问:你作为一个书法家、画家,能否谈谈笔墨对当代中国画有何影响?


    初中海:笔墨对当代中国画的创作无疑具有重要的意义,但它常常又无辜地被人割裂或利用,弄得面目全非、精神丧失。笔墨书写性的缺失在当下的绘画作品中已经是司空见惯。而且对于这种缺失,颇有一些画者、评论者将之曰为“创新”。当然,我是不敢苟同。“气韵藏于笔墨,笔墨都成气韵”。中国水墨画,正是通过笔的力度、墨的韵致来把画家的“心象”、“意象”转化成一道“视觉大餐”。笔墨的生命力生生不息,以书入画,画含书趣,书画相融。自古工画者多善书,历史上的元四家、明代的董其昌,清初的“四僧”,近代的赵、吴、黄、潘,都是以书入画,以书法笔墨提升绘画笔墨,其书意化的线性概括物象方式,为中国画美学内涵增添了新鲜血液,这表明,中国书法它作为一种线性艺术,是中国画的重要基础和元素。“笔墨当随时代”,并不是要否定几千年的笔墨精神与传统,而应该是传承之、发展之,随着画家对造化自然的不断感悟与表现的“与时俱进”。中国画的创新,不能偏离东方艺术的本质精神和独特审美精髓。

 

初中海焦墨山水作品

 

    客问:能否谈谈绘画史上您很喜欢并且对您的创作产生过较大影响的画家有哪些人?以及今后的创作您有什么想法?


    初中海:古人说“必崔嵬然后为岳,必滔天然后为海”,“万卷书”与“万里路”是我绘画创作生涯的两项最重要的内容。我喜欢读书,如前面所说尤其喜欢夜间读书,所涉猎的内容也比较广泛和繁杂。对于先贤画家,也许是出于天性,我更多地喜欢并接受了王蒙、石涛、龚贤、陆俨少的影响,尤其是八大山人和黄宾虹。八大山人魂在笔墨,笔墨之中有八大的魂魄在。他的晚年作品,看似那样地漫不经心,却又是那样地自然天成;他的笔力是那样地举重若轻,落到纸上却又是那样地力能扛鼎,这就是绚烂之极后的平淡吧,大味必淡嘛!反复观看他的作品,朴、浑、拙、空,仿佛是佛祖如来的微微一笑,涵有万千智慧却又不着一言一语,以至简之意象而写胸中万千之意象,用最简洁的笔墨表现最丰富的意韵。又如同金庸笔下的武功已臻化境的大侠,一花一叶皆可以用作尽去圭角锋芒、而又能伤人于无形的杀人利器。原因何在?“内功”强啊!对于近代的黄宾虹,我更是由衷地敬佩,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古心寂寞竞谁论》,感悟宾虹老人百年人生、百年修炼的寂寞古心。他拳拳于静参内美,朝朝暮暮地孜孜于笔墨之中,笔苍墨润,元气淋漓,浑厚华滋,造化入画,画夺造化,天人合一,物我合一,融自己的精神内存之气于山川大地的精神之气,而其“五笔七墨”的精辟之论与绘画实践和在中国绘画史上所达到的历史高度,我们只有在面对他的山水之时才可以舍丘壑而观笔墨,感觉是非常地过瘾。至于今后的创作,我想肯定是一个更加尽心力修炼的过程,学习吸收古今中外一切有益的知识营养,让自己的学养、胸襟、笔墨、境界在修炼中日益得到提升,福自天来,画从修来;胸中丘壑,别有妙造,顺其自然地一直画下去。
 

 

初中海作品欣赏

 

初中海焦墨山水作品

 

初中海焦墨山水作品

 

初中海焦墨山水作品

 

初中海焦墨山水作品

 

初中海焦墨山水作品

 

初中海焦墨山水作品

 

初中海焦墨山水作品

 

 

(记者:范刚)
上一篇:意大利史上最年轻总理伦齐阁下亲切接见刘瀚锴先生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排行